陳茂波 以德服人 77新亞.會計/84研究院.工管

  陳茂波經營中小會計師事務所,卻當選公會主席,除以能力服眾,大概就是人緣。他說作為會計師,最重要守正不阿、具備誠信、嚴守秘密,最後才能談技術水平。他以為要經營有道,會計師接生意必須講原則,寧缺毋濫。又要講人情味,不能一味只管收費……

中國讀書人標準衡量,陳茂波可說謙謙君子,立志務本,弘毅自強,而且外圓內方,極高明而道中庸。亦難怪,他是新亞學生,想必深受人文思想薰陶。不過,當年他在新亞唸商科,總感到格格不入。當日書院以文史哲為主流,唸哲學的梁燕城,還穿長袍上學。

陳茂波在新亞唸商科,備受人文思想薰陶。

工作拚搏事業得意

   陳茂波早年勞碌,他是家中長子,家中還有四位弟妹,所以畢業後第一要務,是賺錢養家。雖然當時有意赴外國進修,留在中大任一年助教,最後仍得向現實低頭,加入稅局當公務員。

   「最記得第一個月發薪水,用來買電熱水爐,回家告訴媽媽以後不用逐個燒開水。」70年代獅子山下,電熱水爐仍非標準家電,陳家住大坑西屋,家境不寬裕,勤奮才能改變命運。當年,陳茂波早上上班,晚上教書,還兼考專業試。畢業後頗長時期,每晚只睡數小時。

   「首兩年在何文田官中任教,80年又轉到香港理工學院教管理文憑課程。不少學生年紀比我大,上課還有點尷尬。」

   兩年後,他完成英國公認會計師公會專業試,轉到半官方的建造業訓練局擔任會計主任兼任秘書長。「由於崗位屬專業職位,薪水較好,其後因工作表現優良,職位被提升至高級專業職級,但感到不久將達頂點,發展機會不大,決定不再續約。」

   79年底,陳茂波通過所有考試,80年加入英國公認會計師公會,旋報讀中大工管碩士兼讀課程,同期還有現領匯行政總裁蘇慶和和考評局主席顧爾言。

   離開建造業訓練局,他又獲城市理工學院聘為首席講師,準備重執教鞭。可是訓練局主席葉謀遵博士,建議他不如考慮商界。陳茂波說,葉博士給予的機會相當難得,因此加入新昌集團,負責中國業務。「進入新昌的四年,幾乎跑遍大江南北。由於我是新亞人,普通話說得不錯,工作也拚搏,事業頗得意。」

掌握時機茁壯成長

   90年,移民潮開始,陳茂波曾到加拿大探路,發現不少移民生活單調枯燥,不合乎他的性格。「而且唸新亞時,曾參與學生會,深受同學「關社認祖」、保釣和中文運動的影響,心底裡也不想移民。」

   「一年級時,加入新亞學生會的陳漢森(77新亞哲學)和周錫輝(75新亞社會)組的「陳郭周閣」,深受民族思想薰陶,同期還有立法會議員張文光和明報總編輯張健波。」

   陳茂波決定不移民,便離開新昌集團,重投會計師行,建立自己的事業。

在兼顧公職與事業之餘,陳茂波一家人亦十分親密。

   「我進入朋友的會計師事務所工作三十個月,取得執業資格,才自己開業。當時我想,事務所不能太小,否則難以取信於較有規模的客戶,因此甫開業便聘請數位合資格會計師助陣,壯大規模。回想90年代初,確是創業良機。經濟增長,不少專業人士卻選擇移民,人棄我取,業務才能紮根。」如今他在香港和深圳都設辦事處。

   到97年,不少客戶生意失敗,陳茂波感受最深。「會計師要嚴守秘密,即使知道朋友事業瀕於崩潰,也守口如瓶。有時更充作心理醫生,討論破產後安家問題。經營中小會計師行,必須有人情味,不能一味只管收費。」陳茂波說,當時心情沉重,有口難言,又不能撒手不管。「也有朋友捲土重來,後來還清當年所欠費用。」

   陳茂波常說,會計是「良心事業」,因為客戶聘請會計師,後者卻須向小股東和社會交待。他的事務所規模不算大,卻獲選為香港會計師公會會長,行內地位備受肯定,現時公職忙碌程度,更甚於私務。

   他說,公會首要任務,是支援香港作為亞洲區國際金融中心,令會計、審計、企業管治等方面達國際水平,才能保持機構投資者信心,吸引優質企業來港集資。

   他作為會長最大任務,是制定未來五年計劃,為行業的發展訂下大方向。「目前除美國以外,香港會計資格已經與主要先進國家互認,幾乎可說世界通行。下一步是參與制定國際會計、審計準則,派會員到各國際組織參加會議並發表意見。此外,亦協助中國大陸提升水平,培訓更多人才,提高企業管治水平。」

拓荒精神結伴同行

   除了熱心會務,陳茂波對母校中大亦不遺餘力,85至87年間擔任新亞校友會幹事,至90年代更擔任義務核數師。

   回想大學當年,學院人數較少,師生關係融洽,私人問題也不羞於啟齒。「我大學開始談戀愛時,也求教於經濟系的鄧東濱教授。」

   不過,影響最深還是書院的拓荒精神。「趁春青,結伴向前行,說明少壯努力和團隊精神,是人生的成功基礎。」


Copyright reserved by Alumni Affairs Office, CUHK. Web designed by INDEX workshop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