據理力爭 謀求福祉

  林章偉為殘疾人士重投社會,努力不懈了幾乎二十年。

  十多年前,他爭取政府撥款培訓殘疾人士;向港督彭定康申訴,結果促成了「殘疾人士就業高峰會議」。港府撥款十億元予「僱員再培訓局」,用作培訓本港的殘疾人士。「但當局也要求接受培訓殘疾人士,必須如正常人士培訓計劃,達七成就業率。」林章偉說:「十年以來,我們基本上都達標。」

  林章偉最為人津津樂道,還是爭取豁免傷殘人士駕車汽油稅。「駕車對傷殘人士自由行動很重要。中大師兄岑逸飛,首先引入全港首部傷殘人士用車,其後香港政府並豁免『殘疾人士自用汽車首次汽車登記稅』。1989年,我參與『香港傷殘青年協會』活動,大家正致力爭取豁免傷殘人士汽油稅。大家說我英文較好,著我寫信予政府爭取。」

  起初,政府一口回絕,林章偉據理力爭,直至黃志光任康復專員接手處理,才出現轉機。「他有誠意解決傷殘人士問題,商討後提出多項難處。首先,康復專員每年預算經費很少,不足填補政府汽油稅損失。執行要增加人手監察,防止濫用也很棘手。」

  林章偉反建議,從豁免徵稅入手,毋須康復專員撥出預算。他又建議每名殘疾人士每月二百公升的用油上限,以杜絕濫用。

  「我計算即使家住新界在港島上班,用一部1,600cc的十二年舊車,二百公升汽油已綽綽有餘,這個提議政府也不以為傷殘人士開天殺價。九十年代初,油卡開始通行,我們又建議聯絡油公司發行傷殘人士專用油卡計算入油,避免成立監察機制。」終於雙方共識下,殘疾人士可豁免汽油稅,享有更大行動自由。

小小一步 意義猶深

  林章偉深知,許多殘疾人士不踏出第一步,可能終身一蹶不振。

  「其實雙腿有問題,不過行動稍為不方便,一樣可以成功,可以開心過活,四處旅行和享受人生。」如今他笑口常開,日子過得充實,不單家庭美滿,暇餘做電台主持,寫報章專欄,又為大學擔任學長。

  殘障者克服心理障礙,重投社會,過程可能甚為崎嶇;林章偉就是過來人。

  林章偉的下半身癱瘓,非與生俱來。當年他在中大求學,還是無憂無慮,論學取友。「四年級跟女友一起選科,最先挑社交舞課程。」

  他唸不愁出路的工商管理,春風得意之際,不料染上惡疾。1981年,林章偉考完畢業試,學位試前夕發病,腰部劇痛進醫院檢查,原來罹患了「結核性腦膜炎」,下半身自此癱瘓。

  他經五年掙扎,才步出困境;從拒絕相信、逃避、絕望,想過自殺,到重拾自信,最後竟能「燃燒自己,照亮別人」。

  「當年的想法是一旦坐上輪椅,就是『認命』;接受了殘廢的事實。」於伊利沙伯醫院的半年,他每天呆望天花板,不願做物理治療。

  半年後,他轉到廣州以針炙治療告無效,頹然回潮州普寧老家避世,由親人照顧起居。「那時沒帶輪椅,需要時靠人抱來抱去,偶爾坐在門外空地上曬太陽。」期間閱讀哲學書籍,不斷思索人生意義。

昔日情誼 重燃鬥志

  未出事前,林章偉積極參與「新亞書院學生社會服務團」,服務團最大特色,轉「莊」之間甚為認真。林章偉曾憑心理學知識,自編教材,舉行領袖訓練。短短數日輔導,為一年級新丁建立工作默契。教材後來流傳甚廣,甚至被新生輔導營借用。

  「四年級自告奮勇,以教材為服務團舉辦領袖訓練營,原本建議六日五夜。」結果縮短成四日三夜,大伙兒到大嶼山靜修。該屆服務團精誠團結,不少人連任「U莊」,包括香銘祺等人。團員一直懷念當日情誼。1984年,十多位團員自發,坐了八小時顛簸車程,赴潮州普寧探訪老鬼,隨隊還有新丁崔惠賢等人。

  然而三年一別,眼前人風華不再,瘦骨嶙峋,長期躺床,全身長滿褥瘡,性情孤僻。「當日拒人於千里,並不領情,只著他們自行外出遊玩。」

  當年普寧窮鄉僻壤,夜幕低垂之際,十多人仿如昔日,枯燈剪燭,靜聽故事。

  林章偉隨口說了兩個故事,其一是《倚天屠龍記》一段,說至武當山上,張翠山自刎一死以謝天下,已兩眼含淚,聲音哽咽…。

  「當晚一席話,眾皆動容,但我可算能醫不自醫,只懂自暴自棄,當日也想過自殺。」他卻隱約發現身體雖殘,言談感染力,卻不減當年。

  林章偉退居普寧三年,可說生死攸關。三年鄉居生活,他結束了大學時期戀愛,孑然一身。「當時說是不願負累,倒不如說是失去自信,無從面對這段感情。」

  簡樸生活反令他更加敏感,簡單事物也甘之如飴;曾因飽嘗一碗即食麵,早上欣賞一束盛開玫瑰,重拾生命眷戀。「生死一念之差,後來終於想通,決定回港繼續生活。」

  回港後,他進入療養院復康,箇中經歷不少煎熬,適應癱瘓帶來的生活不便,令他極為沮喪。「我從未試過主動克服困境,祇不過是熬了過去。」

  1986年,林章偉考進了政府成為庫務署會計主任,又遇上了目前的太太,結婚後還育有一名女兒。「口試前,跟以往同學以兩星期時間練習英語會話才順利過關。當年市道不好,主考官後來說,傷殘人士也沒有同情分,全憑實力過關。」

  「當日萬念俱灰,舉目盡是苦痛。我想起經常有人批評錢穆老師,指他只見中國美麗之處,不理醜惡一面。其實,行至山窮水盡,見花果飄零,才欲說還休,放開胸懷,欣賞人世間美好,不再只知怨天尤人。」


Copyright reserved by Alumni Affairs Office, CUHK. Web designed by INDEX workshop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