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大校友-二零一一年九月號

[回主目錄]

友問友答

陳小明 專研晶體 見微知著
現任中山大學化學與化學工程學院教授的陳小明(92 研究院化學)在2009年獲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,是首位獲此榮銜的中大博士畢業生。回望漫漫科研路,陳小明為我們娓娓道來當年在學點滴及研究路上的體會。

問:晶體工程的研究對你有何吸引之處?
陳:從前不太了解化學,做研究生時,逐漸對晶體研究產生興趣。我研究的「溶劑熱原位金屬/配體反應」能夠把化學反應的步驟簡化。原來處理某化合物可能要3至5個步驟才能做到,但用這個方法,可簡化過程,並達到同樣效果。這個方法,亦可應用在其他晶體工程的研究上。在研究過程中,透過先進電腦,讓我看到很多很漂亮而複雜的晶體結構,在微觀世界看到各種色彩變幻,是美妙而精采的經歷。
問:在科研路上,最令你感到滿足的是甚麼?
陳:我相信凡事專注去做,每個人都會從中得到樂趣。在研究過程中,能接觸到很多聰明的學生,他們不少都比我聰明得多,跟他們交往的過程也很有趣。在工作上, 也會遇到國內、國外的同行,他們都見多識廣,受過專業訓練,朋友相交,也很有意思。此外,做科研解答難題的過程令我很有滿足感,我很享受研究工作的過程。做科研雖然辛苦,但能做出成績,得到院士們的認同,這點對我來說非常重要。
問:回望漫漫10年科研路,你有何體會?
陳:答:由開始到現在研究做了10年。現今資訊發達,我們所做研究是與全球的人一起競爭,甚至鬥快。前幾年我們做研究時發現了一個很好的題材,後來發現陸續有外國機構發表相類似的研究報告;半年後,美國有一個逾40人的研究團隊把我們想做的研究全都完成了。1992年博士畢業後,我就返回中山大學任教,那時當講師月薪不到500元(人民幣,下同),但出租車司機卻有1,000至2,000元之多。500元不足的工資,那時只夠我一個人維持基本的生活開支。20年來,我看到國家對教育及科研逐步重視,我認為科學技術的研究對國家發展實在饒富意義。
問:請你分享一下在中文大學研究時的難忘經歷。
陳:中文大學對我可以說是「恩重如山」!雖然已事隔20年,但回憶起在中大讀書的日子,總是感到幸運與愉快。那時在中大化學系,獲得現已榮休的講座教授麥松威的指導。還記得剛到中大做研究時,有件小事我一直沒有忘記:那時,國內的研究條件較差,部分研究晶體結構的先進儀器都未有配置。過去,我只曾看過別人使用那些儀器做實驗,但自己從未嘗親手試做。初到中大做實驗時,不苟言笑的麥教授看着我使用那些儀器,我頓時十分緊張,笨手笨腳的。麥教授看着我的窘態,說:「你好『論盡』呀!」那時,我真的嚇壞了。
麥教授對我的關心與教導,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。還記得我呈交論文初稿之後,每次麥教授都很認真地批改,並給予意見。即使修改至第3、4次,他依然非常認真地批改。最後,我把文稿複印,他發現略有不足之處,我建議用筆加上文字,卻遭他斷然拒絕。由此可見,麥教授對研究的認真與執着,及至每項細節。他言傳身教,雖看似細微,但都深深影響着我求學問、做研究的態度。直至現在,我自己也會盡量學習麥教授的工作模式,教導學生要嚴謹看待研究工作。
問:麥教授以外,還有哪位教授你會印象較深?
陳:同為中國科學院院士的黃乃正教授,同樣令我印象難忘。每年,任教有機化學科的黃教授都會更新他的教學內容,把最新的文獻及研究成果與我們分享。記得考試後,在校內碰到黃教授,他很愉快地告訴我說:「你考試及格呢!」因為在全班同學之中,只有我一個是修無機化學的,這科對我來說是有點困難。原來,黃教授一直也關心着我的情況。
問:你對獲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的榮銜有何感受?
陳:以國內情況來說,獲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,是肯定我過去研究的成績。候選的過程中,每次選拔,都要經由現任的科學院院士數輪投票才告完成。我首次獲提名是在2005年,那時約有13至14人參選,要選出10人。之後一屆在2007年舉行,中國科學院在那屆開始收緊了選拔要求,把原本只須過半通過,改為要獲三分之二人的票數才能成功選出。那時我雖已獲得過半票數,但卻未達三分之二,因此並未選出。直至最後在2009年才順利當選。
問:你對於中文大學的學弟、學妹有何寄語?
陳:我希望他們能好好珍惜在學的機會,跟中文大學的老師學習做人做事的方法。要做到「知理、自信」,就能不斷進步。中文大學是一所很好的大學,在這裏讀書,相信不僅對我,對大家都有好的影響。

後記
恩師遠見 回國展抱負
陳小明說,取得博士學位後,曾考慮到美國繼續研究工作,麥松威教授則建議他回國發展。麥教授指內地科研仍有很大發展空間,且需要年輕的老師。證諸今天中山大學的科研發展,不得不佩服麥教授當年睿見。與陳小明傾談間,不難發現他總流露着科研學者那種實事求是的樸實作風,以及敬業精神。從他身上,彷彿可看到麥教授對科研認真而熱誠的態度。


[回主目錄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