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-TITL1.JPG

陳以衍(72崇基哲學)

      「隔得太久了!」
      陳以衍一坐下來就校校地吐出這麼一句話。
      誰說不是呢?四分之一個世紀過去了,這位七二年崇基學生會會長,如今額前的髮 絲正悄悄地往後退去。
      只是,歷史總在不斷地重覆。九六年中再次掀起的保釣運動,又把陳以衍推上了歷 史的舞台。這次,他不再是領導者,而是一名「傳道人」。
      「這一陣子是我一生中,談保釣談得最多的時校。我覺得我好像是老古董一樣被校 了出來。」

06-01.JPG
陳以衍攝於
崇基教堂旁的校友園
老古董與新生代

從尋根到保釣

一張照片的啟發

自毀前程?

燦爛過後的現實

九六保釣一場戲

07-01.JPG
《聯合號外》

生命就是偶然


【保釣校友】
【目錄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