遊歷人生有限-岑逸飛


98年1月攝於柬埔寨吳哥窟大吳哥南門

「只要是未曾到過的地方,都值得去。沒有一處地方是沒有新鮮事物讓人發掘、讓人領會 的,只是那人沒心探索吧,即使香港也有很多特別的地方值得一遊,如大夫第、古洞、碗  等。」

  時事評論、員專欄作家岑逸飛(70新亞哲學;73研究院哲學)大學時已熱愛旅遊 ,曾在一次台灣登山旅程中感染小兒麻痺症,此後需用拐杖走路。雖然如此,但他從未停 止外遊。95年開始,平均一年出外旅行六七次,至今仍未重複遊覽任何一處地方。

  「我去遊行盡量不會重複,因世界廣大,時間有限。到目前為止,我還未去過南美洲、非 洲、俄羅斯和印度。希望未來兩三年能遂一遊覽。」

病後頓悟時光有限

  95年一次心臟病發以後,他忽然覺得人的身體很有限,若不把握日子,到走動不便時就會後 悔,所以他開始他的頻密旅程。

  「旅行有五個很重要的條件,就是時間、金錢、健康、愉快的心境和投契的伴侶,缺一不可 。我目前條件仍算充裕,不去旅行實在可惜。」

  對岑逸飛而言,旅行不光為了消閒、休息、觀念、購物,最重要的還是藉親身體驗,學習 不同地方的歷史和文化,所以旅行就像上實地考察課一樣。

旅行似考察課

  「我每次出外以前,都會先讀有關目的地的資料,普遍如一般旅行手冊,深入如當地的歷史 研究也有。

  「甫下機到酒店,就四出搜購地圖和旅行書,晚上在酒店做好功課,第二天才出發。


96年6月攝於埃及樂蜀

  「別少看地圖和書,內中的資料往往比本地導遊口中所說的還要詳盡正確。」

  每到一個地方,岑逸飛必到那堛熙晡姚]、文化宮遊覽,因他說博物館是一個城市的精華 所在,最有代表性。

  要他介紹數個印象最深刻的,他即時使點出七、八個,大力推薦。「你 一定要去巴黎羅浮宮、佛羅倫斯博物館、匈牙利博物館、西班牙馬德里博物館……」

  最近一次旅遊,是農曆年期間前往解放不久的柬埔寨。


岑逸飛的遊歷常出現於不同報章的
副刊,圖為他在《信報》的專欄

  談起那兒的「罪惡館」,岑逸飛繪 形繪聲地說:「那兒有一幅用真人頭蓋骨砌成的柬埔寨地圖,人頭骨有些白有些黑。一問之 下原來當年赤柬軍隊殺人手法殘暴得難以想像,竟把三名活人埋地下,露出頭部用來堆砌炭 爐,在人頭上生火煮食,頭骨才燒得如此焦黑。這樣屠殺同胞,真的泯盡人性。」

勇於嘗試尋找新意思

  別以為他走路不便,就會失去許多旅的樂趣。岑逸飛說:「才不會呢!行動是慢了一點 ,但我甚麼也會嘗試。就是紐西蘭的激流泛舟我也坐過,非常刺激。」


97年5月攝於捷克布拉格莫札特博館

  多次的旅行經驗,岑逸飛深深佩服日本人的好學勤奮。「無論去到那堙A我都看見翻著書 找地方的日本遊人,不少還一邊看一邊做筆記。香港人去旅遊,許多都沒有看書的習慣,光 聽導遊介紹,只顧吃喝購物,浪費了不少學習機會。」

  正因如此,愛東竄西覓的他總不愛參 加旅行團,寧願自己看書摸地方,反而有不少意外收穫。他把一切的收穫,都寫在他的文章 堙A因他說文字比照片更能仔細記錄旅程所得,也讓別人因此分享他的旅遊樂趣。

對初哥的忠告

  雖然岑逸飛歷遊經驗豐富,他對仍屬旅遊初哥的年輕人有以下忠告:「要先去中國內陸, 先了解中國的歷史文化,才出外見識。如果中國人也不知道自己國家的文明,去到別人的地 方根本不懂得比較,不會欣賞,無從反省。就是中國內陸,也足以耗你十多年時間去遊歷。 你說,旅遊的人生是不是很有限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