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坐巴士到角琱h的郭劍虹

  「唔係嘛?大學畢業走去⑧巴士?唔通香港地真係咁難搵工?」如果某天你踏上城巴時, 看到司機位上的郭劍虹(93崇基物理),你可能會吃一驚。

  巴士司機不是郭劍虹的日常工作。

  他現時是城巴非專利車務部的助理區域經理,統籌城巴的屋村線、旅遊線、過境線及員 工廠車等車務,指揮一百五十部巴士及三百多位員工。

  然而,聽到這位大學畢業生間中要親身上陣⑧巴士時,總有不少人感到奇怪,(或者, 他們覺得⑧巴士是「老粗」行業)。

  「如果硬要認為大學生是一個status的話,那便感到入巴士公司怪,⑧巴士更怪。」郭劍 虹說。

  某年年初一要親自上陣,剛好在第一城遇上一位中學同學,甫碰面同學就問:「你條友 做乜?」

  「⑧車囉!」郭劍虹回應。

  故事結果?郭劍虹得到同學媽媽給他的紅包。

Sunday Bus Trip

  自小就是巴士乘客的郭劍虹,巴士根本便是自己身邊的事物。

  他不是一位典範巴士迷,他沒有大量收藏巴士模型或記錄巴士資料,也沒有一時癮起偷 來巴士橫衝直撞一番。


郭劍虹僅有的兩部巴
士模型,放在辦公室內

  巴士不過是小時舉家外出,又或是上學時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。而到了星期天,則來一 個週日巴士之旅:由觀塘到大埔,由大埔到元朗,由元朗到香港島,由香港到赤柱,最後 回到觀塘的家。

  當時還沒有巴士路線圖,郭劍虹只是手執地圖便出發去也。不久,港九的巴士路線,他 都滾瓜爛熟。他還愛坐在司機旁的座位,觀察他怎樣駕駛,久而久之,漸漸對駕駛巴士產 生興趣來。

 

好好彩晉升路

  大學期間,經朋友介紹,郭劍虹認識城巴董事總經理李日新 (Lyndon Rees)。大三升讀大四的暑假,到城巴打暑期工。當時正值城巴要競投港島廿六條 巴士線專營權,於是郭劍虹處理不少投標及資料搜集的工作。

  翌年大學畢業,郭劍虹自言「不太難」便進了城巴工作。前後不足四年時間,就由行政 主任晉升至助理區域經理,工作範圍亦由行政轉到車務。

  郭劍虹不斷以「好好彩」來形容自己的冒升─但亦不無壓力。

  「我係好辛苦飽A手下有三百多人,好難想象我今年只有廿六歲。但我遇到的人都不介 意教我,所以我學得好舒服。」郭劍虹表示。

  當初郭劍虹決定由行政部轉到車務部時,曾有同事擔心他能否應付一班司機大佬,恐怕 他會被欺負。事實上,人事管理真不易學。

  「班大佬是講道理、講義氣的,不可以跟他們鬥蠻鬥牛,但亦不可以太『稔善』。

  「這行是勞動密集行業,司機力量不可忽視。於是任何有關事宜我都會和他們商討。」

  學做人、學商討,郭劍虹在這個崗位上學無止境。

青馬大橋啟用盛況

  既是不斷學習,那當然包括學習⑧巴士了。

  郭劍虹說巴士駕駛執照不是入職必備條件。但既然大老闆也是巴士司機出身,當然也鼓 勵員工有「隨時上陣」的能耐了。

  自小已夢想駕駛的郭劍虹考車牌卻不容易,幾次努力才考到駕駛執照。在城巴工作後, 領取車牌差不多滿三年了,於是決定考公共巴士駕駛執照。


郭劍虹的駕駛執照,他
說自己連的士都可以

  「駕駛巴士不如想像般困難,比私家車還好⑧。倒後鏡好易看,淨係需要學⑧。但其實 個個都得,最緊要有興趣。」郭劍虹邊說邊到了一個彎位,即席示範。

  「或者⑧巴士係一種樂趣。架車咁長,載咁多人,但又由一個人去⑧,好有一份滿足感 。」

 

人手一緊臨時上陣

  每逢遇上節日,司機人手較緊張時,就是郭劍虹粉墨登場的時間。

  譬如每年年初三到海洋公園的人一定比平日多(「大約是一萬人左右」),但某年竟達三 萬五千人,簡直是「有車牌都要落去⑧」,連大老闆也不例外。

  當然也有意料之外的突發事件。就如去年五月的青馬大橋啟用日。當時城巴開辦了由大 角咀到東涌的E21線。

 

  「啟用那天是平日的中午,連政府也沒有預計會有很大需求。因為當時的東涌還只是處 處地盤,公司也預計投入最基本的服務便足夠。

  「上午我致電給上司問需否幫手,他還回答:『駛鬼咩,蔚蛈邑穭j蠻荒!』

  「誰料中午時收到他的急電,說:『Alan(郭的英文名字),成個大角咀都係人,打晒 蛇餅呀,成十車都唔掂,快骨漺X十車睎陘滶捸C』於是我就獎憚L咁連週末週日也開工 。」

  或者,你下次坐城巴時那位司機先生,可能是平日文質彬彬的行政人員。